追憶孟和兄

【編按】感謝胡子丹前輩的追憶文,患難之情常存心中,讀之令人動容。祈願胡前輩康健!

文/胡子丹(政治受難者)

經由游藝設計的部落格報導,得知陳孟和兄已於2017年1月24日病逝台北。那些日子,我自己也在病中,好幾次想為文追憶,總因思緒不能集中,電腦的倉頡碼不聽使喚,寫字更難上手。一直延滯至今。彼此相識超越一甲子,記憶中的互切互磋,盤根錯節,揀其大者追憶之。

20081026_057.JPG▲綠島新生訓導處第三大隊重建工程即將完工時,陳孟和到現場關心。(2008年10月26日,曹欽榮 攝影)

繼續閱讀

懷念陳孟和長輩

【編按】昨天中午與陳前輩女兒通了電話,然後收到「美里」姊寄來的依媚兒,讀來令人無限感傷、令人心情激動;立刻回信請她能同意將此文放入部落格,收訊出了問題。遲至此刻,立即分享,以告慰陳前輩。家屬遵照陳前輩生前交代,一切從簡;家祭11點,公祭11點半;大家來致意送行,她/他們誠敬心領。

文/林美里(政治受難者林恩魁 長女)

  得悉孟和長輩病逝,正是農曆新春元宵節前夕,迎春之時,卻無法消弭心中之悵然與傷感!尤其正當台灣海內外,許許多多紀念二二八國殤活動,熱烈又廣面的展開之時,我,以一個台灣白色恐怖受難人家屬之心情,必須送別此位曽經繫獄綠島政治冤案十五年的受刑人,我啞然淚下;是無語問蒼天?

20140509_%e9%99%b3%e5%ad%9f%e5%92%8c%e8%88%87%e6%9e%97%e7%be%8e%e9%87%8c%e5%a4%ab%e5%a9%a6▲孟和長輩參加「獄外之囚」新書發表會,左起:筆者、陳孟和,外子陳明恭于05-09-2014。(林美里 提供)

繼續閱讀

陳孟和前輩的部份訪談摘錄(2001-2006年)

【編按】從陳孟和前輩10年之前的訪談中,摘錄幾則他談話中「傳承」歷史記憶的心意。他自始不希望只是說他自己,雖然他也配合了多次各種需要的訪談和錄影。談話中他也提到「我希望不要做我個人什麼的特輯,能夠、可以說明那段歷史的一部份的資料這樣就好。」
接下來我們的事,如何紀念他,或者如他所說紀念更多的人,我們就接下他的棒子,努力紀錄和解讀。

20060320_17▲2006年3月20日,陳孟和前輩於台北市龍江路家中,攤開綠島舊監獄規畫圖面,討論遺址傳達給觀眾的方法。(曹欽榮 攝影)

 
 
第一則:2001年8月6日訪談紀錄 地點:台北市龍江路陳宅

  我在1930年出生於台北,是家中的長子;二次大戰時就讀台北中學,戰爭末期被派去八里當學徒兵。戰後考上師範學院美術系,因為對祖國有期待,想赴中國讀書,但是被密告,在基隆碼頭被抓,關進保安司令部情報局七個多月。 繼續閱讀

向陳孟和前輩致敬

20080714_10▲陳孟和(1930-2017)(2008/7/14,曹欽榮 攝影)

 告別式時間:2017年2月15日 上午11點 台北市第二殯儀館追思廳

 

文/曹欽榮

  2001春末,從多方來源,循著不確定的線索,找尋陳孟和前輩,前後還是經過了幾個月,終於在夏天與陳前輩初見面。從那之後至今,我真的是儘交老朋友;多年來,也並非疏遠舊朋友,實在就是不足以善用時間吧。 繼續閱讀

當富家女愛上窮政治犯-高儷珊和林永生的生死苦戀(下)

高儷珊 口述.陳銘城 採訪整理

  林永生坐牢時,我不願讓人知道。即使施叔青曾問我林永生為何不來學校,我也不說。後來,我在明台產物保險公司上班,也不讓公司同事知道我去探監。每週二的下午,是景美看守所的面會日,我就是傻呼呼的,也不懂得害怕和惹麻煩,接連著三年我總是跑去景美看守所。直到三年後,林永生被送去綠島綠洲山莊為止。當時明台產物保險公司,曾誤認為我每星期溜班去約會,而告訴我父親,他當時是明台的股東,讓他很沒面子,一直想阻撓我等候林永生的想法。


▲林永生夫婦與岳父母合照。

繼續閱讀

當富家女愛上窮政治犯-高儷珊和林永生的生死苦戀(上)

【編按】二度坐政治黑牢的已故受難者林永生,是一位令人懷念的新國家運動的推動者。2012年10月13日林永生的遺孀高儷珊女士,因大腸癌病逝於台北榮總醫院,將於2012年11月18日上午08:30,在台北市第二儐儀館懷親廳舉行告別式公祭。以下是陳銘城在1997年秋天三度訪問高儷珊,2012年11月初寫出的文章。

高儷珊 口述.陳銘城 採訪整理


▲高儷珊與林永生的合照照片,其身後是為高父。(潘小俠 攝影)

  我是高儷珊,基隆人,父親高堂燕,是基隆福美煤礦起家的企業家,家有三個哥哥、兩個弟弟,我是排行第四的女兒。父親曾經營陶瓷器、大理石工廠、船公司,也投資啟業化工、南港輪胎、味全公司。直到爸爸在1983年逝世,這些產業才一家家地收起來。我現在住的台北市延吉街家是父親留給我的嫁妝。當時爸爸和人合建的房子不少,我家的兄弟也都住附近。父親很疼我這個唯一的女兒,但是嫁給二次坐政治牢的丈夫林永生,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是有錢爸爸的「掌上明珠」。認識林永生是我在淡江文理學院大二時,原本我都住基隆,唸基隆女中六年。大二那年,我在淡江銀保系,當時林永生唸淡江德文系。那時,我選修他班上的英文課,每週上課一次。有一天,剛上課時,突然有五、六個人衝進教室,想趕上點名,那是我第一次見到他。上課時,老師談起養生之道,卻有同學自稱比老師年長,而干擾老師的講課。這時,林永生站起來出聲,要老師別理會那位同學的玩笑,大家好好上課。讓我對林永生印象特別深刻。
繼續閱讀

2011年陳庚辛先生採訪紀錄〔下〕

採訪日期:2011/5/18~5/19、2012/1/5
採訪地點:綠島人權文化園區、台灣游藝會議室
採訪:曹欽榮
錄影:江志康
紀錄整理:蕭伶伃、林芳微、曹欽榮

▲陳庚辛在綠島綠洲山莊圍牆崗哨下。(2011年5月19日,曹欽榮 攝影)

  我被處罰到很憤怒。海軍陸戰隊砲兵團只有一個,共四個營。1、2、3營是105大砲部隊,第4營是155大砲部隊。四個營的砲兵只有三個有營房,一個營須在外頭流浪,期間一年。我們曾經住過西螺、潮洲、龍潭、虎尾、莿桐,借學校、民房等住,每次住二、三個星期,說好聽是演習,其實就是流浪。 繼續閱讀